吳珂

      聯系我們

      姓名:吳珂
      手機:13812808545
      郵箱:1019902462@qq.com
      證號:13205201611575167
      律所:江蘇正大發展律師事務所(蘇州)
      地址:常熟市黃河路12號國際貿易中心A棟19樓

      首頁: 律師文集 > 交通事故鑒定> 正文

      交通事故鑒定

      山東濟南"彭宇案"鑒定出爐無定論


      來源:常熟律師 網址:http://www.teddingtonhomeopathy.com/ 時間:2016/5/10 17:25:38

        是扶人還是撞人?事隔27天后,備受關注的濟南女版“彭宇案”經山東交通學院交通司法鑒定中心對涉嫌肇事電動車進行技術鑒定后,給出了“無法確定電動車是否與受害人接觸”的答案。

        答案的寓意有兩種:“無法確定”,并不表明電動車就沒有撞人;“無法確定”,也不意味著電動車就一定撞了老人。撞了還是沒撞?事件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爭議仍在持續。

        面對這份“鑒定意見書”,事件雙方當事人、濟南市交警支隊天橋大隊交通肇事處理中隊及山東交通學院交通司法鑒定中心的相關負責人,于10月14日首次正面接受信報專訪。

        電動車主劉鳳偉:

        看到意見書,心情輕松了

        10月14日13時,根據之前的預約,記者趕到濟南市天橋區劉鳳偉家中時,劉鳳偉正和兒子吃午飯。14日是劉鳳偉拿到交通事故鑒定意見書的第2天。她說,看到這份意見書后心情輕松很多,為了“祝賀”,這兩天特意為兒子燒了排骨。事件發生27天來,劉鳳偉的生活發生了微小變化。事件之前,劉鳳偉出行主要靠騎電動車,可事件發生之后,劉鳳偉出行則完全靠公交車了,因為她的那輛電動車至今還被警方扣押。

        記者:收到鑒定意見書了嗎?

        劉鳳偉:收到了,我昨天上午(10月13日)上班,接到交警隊的電話,那個民警在電話里說我電動車的鑒定意見書已經下來了,讓我到天橋大隊交通肇事處理中隊去拿意見書。我聽了這個消息后,趕忙打車向肇事處理中隊跑去,去的時候都快12點了,交警將這份鑒定意見書的復印件給了我。

        記者:之前你知道電動車被警方扣押后,又去做事故鑒定?

        劉鳳偉:我的電動車被警方從現場帶走后,在事發的前幾天里,我還打電話問了幾次何時去取電動車,可交警說電動車暫時不能取,既然暫時不能取,我也沒再問,我知道,這可能是交警受理該事件的需要。

        電動車被帶到山東交通學院交通司法鑒定中心去做交通事故鑒定,我覺得有些意外,你說,我又沒撞那個老人,這電動車怎么被送到司法鑒定中心去做鑒定?有些不理解。

        記者:你如何看待這個鑒定結論?

        劉鳳偉:鑒定了就鑒定了,鑒定了也好。13日中午拿到意見書之后,我看了3遍,丈夫晚上回來也看了好幾遍,連孩子都在看?,F在那鑒定結果我都能背下來,要不我背背你聽聽:根據現有證據,無法確定阿米尼牌電動車是否與受害人接觸。

        上面寫得很清楚,“無法確定”?!盁o法確定”也就是“不能確定”我撞他,既然“不能確定”,他竟然咬定我撞他,簡直不能理解。

        對這個結果,我當前還是接受的,看到意見書,心情輕松了(笑)。

        記者:一開始媒體對你的“義舉”是認可的,可后來又似乎轉變成了對你的“質疑”,你怎么看待?

        劉鳳偉:這個我知道,我也注意到了,對于媒體的報道,我現在說不清。你說,我在路上將一個摔倒的老人扶起,就是這么一個簡單的事情,咋引起這么高的關注度?

        報紙上的報道你應該也看到了,剛開始那幾天電視臺上的報道,我還用手機將畫面錄了來,專門刻在光盤上(起身到抽屜拿那張光盤讓記者看)。

        這里面老人對電視臺說的話,都在光盤里,這是證據。我不知道將來有一天會不會上法庭,如果上法庭,我現在得搜集證據,這些證據得保留下來。

        記者:上次你說過你會盡快去取你的電動車,可到現在怎么還沒取回來?

        劉鳳偉:(沉默)這個問題,也不是我自己決定的,后來車被送檢了,我一直不知道,直到拿到意見書之后我才知道的。我拿意見書時還問過車的事情,說是這幾天就讓我去取,我還沒去取。

        這事(爭議)弄得我很煩,我真不希望媒體再繼續關注了。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現在出門乘車很多人都認識我,有時候見到孩子的老師,我都把頭扭到一邊,關鍵是現在一些人不明真相,有的說我是扶人,也有很多人說我是肇事者。

        記者:為什么不希望媒體再關注?這事遲早是有結果的。

        劉鳳偉:是遲早有結果的,其實我自己都不知道最終是個什么樣的結果,現在每天生活在事件的陰影中,我很糾結。之前還時不時接到報社和電視臺的電話,我很無奈;我今天剛把手機號換了,不過這個新號你可以知道,但你得為我保密(笑)。

        傷者家屬金貴龍:

        她沒資格稱自己是“彭宇”

        自9月16日濟南女版“彭宇案”發生后,90歲老人金守安至今仍住在濟南軍區總醫院?!笆撬参?,不是扶我……”老人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比畫當時發生的那一幕。27天來,傷痛對老人是種煎熬,對老人的家人同樣是種煎熬,尤其對兒子金貴龍。當拿到司法鑒定中心的意見書時,金貴龍怒了:我就不明白,撞了人還鑒定不出個所以然來,這意見書我不認可,我一定上告!

        記者:老人一直沒做手術?

        金貴龍:如果一個年輕人的話,髖骨骨折是需要做手術,但醫院分析后認為老人已是九旬高齡,建議短期內先進行觀察,如果確實不行再手術。我們家人也不希望老人手術。

        記者:老人目前在醫院總共花了多少醫療費?

        金貴龍:住院快一個月了,已經花了1萬多元了,花錢多少已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老人還不能下地活動,無法行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總不能強行將他從醫院里帶回家吧?在進醫院之前,老人的身體是健康的,90歲了,自己能上下樓、出門乘公交車。那個撞人的女人也一直沒露面。我曾向警方打聽那個女人居住的地址,警方之前沒透露。

        記者:你堅信對方一定撞了人?

        金貴龍:我爸被撞后意識很清醒,而且通過事故現場分析和推理,我堅信我爸是被撞的,老人也不可能撒謊。你想,如果沒撞人,電動車前車筐上凹陷的變形是哪里來的?左后腳踏板彎折變形是哪里來的?除了這個之外,醫生所稱的至少百公斤的外力才可能致使老人左腿骨折,老人走在馬路上,突然百公斤的外力就來了?那樣的話,就太天方夜譚了吧?

        記者:如何看待司法鑒定中心做出的鑒定意見?

        金貴龍:鑒定中心做出的這個鑒定意見我看了好幾遍,關于警方將事故車交給有資質的交通司法鑒定中心進行鑒定,我沒有疑義。但對于這個鑒定結論我是不認可的,我將在規定時間內,向警方書面提出申請,對肇事車進行重新鑒定。

        進行重新鑒定的目的:一是保護好唯一的物證——肇事電動車,不至于讓對方將肇事車提走;二是鑒定結論沒有給我一個合理的答案。

        記者:對于這起事件,你將如何打算?

        金貴龍:如果把肇事女子說成是“女‘彭宇’”,我覺得這是對老人的侮辱;問題關鍵是我家的老人是被撞的,而對方是個肇事者,一個肇事后逃避責任的女人,怎么搖身變成了“彭宇”?那個女人也沒有資格稱“彭宇”,我家的老人也不是南京的“徐壽蘭”。

        對個別媒體不負責的報道,我的意見是很大的,他們沒有采訪我,沒有見到老人就說三道四,我保留追責的權利。我們當前要的不是要求肇事者賠錢,只要這個肇事者出面認錯,我們一分錢不要;簡直顛倒了黑白,你肇事了還成了好人?如果她不出面認錯,我將最終起訴到法院,一定把這個理爭回來!

      ?

      ?

      電話聯系

      • 13812808545

      翘臀少妇高潮呻吟,男人狂躁女人下面全程,免费A级毛片无码免费视频首页